????“祝你好运。”

????……

????病人呆板的“话语”过后是一片慌乱的情绪,边赶路边摸着自己左手腕的蓝礼此时眉头紧锁。

????原本他的想法是实验古道之种在不同人身体内的作用,以及对濒死之人是否有特殊效果,却不想这么一试验,竟然发现了一个跟踪自己的家伙?

????“而且还有一些特殊手段……”

????沉吟着,蓝礼继续走着,并未有转头去看的行为,但前进的方向却不知不觉的已经改变。

????路过一群正在街道上处理渔获的老渔民后,他仗着这些人的遮掩脚步一窜,迅速跑到了侧面一条巷子当中,并且用随身匕首(路上弄到的),捅墙壁当踏板,跳过巷子来到另一处窄小的小路之内。

????一系列灵巧而又果断的行动过后,蓝礼并没有彻底离开,而是趴在墙内,目光紧紧注视着小巷外面的道路。

????一个头发花白,身板挺拔的老渔民路过,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妇人路过,又一个脚步匆匆的渔夫路过……

????此时卵石镇的居住者们除了老人外就是小孩,小孩不论,老人基本上都是一些苍老或者行动不便的那种,凡是稍微年轻一点的都根本见不到,因为已经被当地领主征召带去打仗了。

????而这也让蓝礼的观察能够非常明确——

????虽说无法真正看见,但他从那病人的想法来观察,却能够了解背后跟踪自己的是一个穿着斗篷,目光锐利的女人。

????这种人甚至在正常环境当中似乎都足够惹眼,更别说现在的卵石镇。

????可惜他观察了半天,也没见到有这种特征的人路过那街道,这让蓝礼颇感纳闷。

????那人似乎了解自己想要去此地领主的城堡下,而不是其他地方。

????但前面那街道基本上是前往那里的最便捷路线,正常来讲,她就算跟踪想要隐蔽一些,也不可能放过这条街道不管跑到其他地方去吧?

????这个破镇子道路错综复杂,多转悠几下人没准都能迷路……

????见实在没有特殊人士路过,蓝礼不由摸了摸手腕感受了一番,同样也没从病人那里了解到那人再次出现,于是他干脆不再去浪费这个时间,转身跳下墙壁,朝着此处小路之外走去。

????没见到那人,但蓝礼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对方的视线,那人再想找过来估计不大容易。只是除非自己放弃去此地领主城堡的想法,不然恐怕……

????心中思绪万千,表面上蓝礼七拐八拐地也不知道自己拐到了镇子的哪边,他也没问路人,而是就这么随意地让自己走在一处处街道或巷子当中,最后抬头一看,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离开了镇子主体,来到了边缘地带,这让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一番,随后突然决定放弃这次机会,不去搭船了。

????只是,又是谁在自己屁股后跟着呢?

????铁群岛的巴隆大王已经不再搜找自己了,而除了那位之外,又能有谁对他感兴趣?

????一些知晓自己存在的淹人?

????但淹人当中没有女的啊……

????想着,他抬头看了看此时天色,发现已经不早,于是就爬墙窜进了一户附近无人居住的人家当中。

????目前铁群岛大量人员都去打仗去了,如此空置的房屋多不胜数,而蓝礼此时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,可不认为别人还能知道这点。

????泥巴糊就的屋舍简陋,茅草屋顶,有着一圈篱笆院子,院子当中有着几张废弃的渔网以及风干的鱼肉,木房门紧锁,甚至都已经有勤劳的蜘蛛在门角落织上了网,但屋子侧面却有着一个用木板钉住的窗户。

????费力用匕首将这木板翘开,蓝礼从窄小的窗户当中爬了进去,入目所见与他之前居住的渔村屋舍差不多,都是一样的简陋,同样没有食物可言。

????但他跑进来只是为了找寻一处避风港,明天一早他就准备离开此地,倒也不甚在意。

????身后窗户有一些琐碎响动,随后他的小腿肚子就被一个柔软的物体刮蹭了几下,那是那头黑猫在证明着自己的存在,但蓝礼并未多理会它,随手将刚刚在院子当中找到的一片风干鱼肉仍在脚边后,他就走到屋舍角落的简陋床榻处,靠坐在了上面。

????然后他开始继续触碰自己的手腕。

????此时散播出去的种子有三个,一者为最初的源头巴隆.葛雷乔伊,一者为那条在海中的章鱼,最后一个是之前的病人。

????巴隆.葛雷乔伊此时深居派克岛的城堡当中,不断利用渡鸦与各岛沟通战事,章鱼整日没什么可在意的,除了晃荡就是晃荡。

????最后的病人此时蓝礼尤其注意,而他发现目前那病人的思想并没有被古道所影响,或者说他被影响的只有滋生而出的一些不甘死亡的斗志,而非其他烧杀掠夺的念头。

????想想这也正常,一个都快死了的人了,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证,哪有空闲想那些“没用”的东西?

????只是也许这种斗志同样算是古道的成分之一,也许这种斗志本身让那病人身体机能有所恢复,随着观察,蓝礼发现对方的思维此时愈发活跃,一点也没有最开始那样颓废与绝望,同时可能是病人的错觉,也可能是真正如此,他似乎认为自己虚弱的身体正在缓缓恢复一些……活力?

????蓝礼无法确信这到底是否是古道的反馈,因为除了最开始那个原初的古道之外,他没发现别的古道之种有“灵性”可言。

????不过,这东西能够让濒死人焕发一些精神层面上的活力是肯定的了……

????试验确定了这点,他遂不再多想,转而闭上眼睛,靠着自己灵敏的听觉观察周围,渐渐步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当中——

????这是他赶路这段时间的一个新习惯。

????微风拍打墙壁、浪涛隐隐可闻、虫鸣、狗吠、鸡叫、鼠吱……

????直到一晚上时间匆匆而过,一种新的声音打乱了这宁静而又冷清的一切,也让蓝礼瞬间惊醒。

????他听见了一群人的脚步声,而他们似乎目标明确,正是自己所处的这间屋舍。

????房子的原主人回来了?

????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,蓝礼皱了皱眉,遂迅速起身,顺着那窄小的窗户就爬了出去,准备及早溜走。

????却不想他刚刚爬出窗就被人给发现了,然后他就听到了一阵似乎很是激动地叫喊。

????“淹神之子!他在这,没错,是他,我又见到他了!”

????这声音有点耳熟,蓝礼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,侧头看去,他见到了一群匆匆朝这跑来的淹人,以及那个让他感觉耳熟的喊叫者——伊伦.葛雷乔伊。

????当初掠走他与女梅葛的那个铁民头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