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紧张和戒备,手一直十分用力,在服务区转一圈下来,铁相潜的手已经有些颤抖。

身后的存在亦步亦趋的跟着他,让他根本不敢停下,渐渐的,心情越来越烦躁,一种摆脱不了的死亡感萦绕在他的心中。

我会死,我会死......

人就是这样,越一直念叨一件事情,就会越觉得这件事情是真的。

天气很凉快,他的额头却渗出细密的汗珠,手抖得更加厉害。

“不行,我得想办法。”

铁相潜毕竟是个喜欢刺激的男人,生死关头没有遇见过,可危险却见过不少,此时还能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浮躁。

他眼珠一转,再次走向收银台,打算再试试电话。

万一能够打通和凌天联系上呢,就算联系不上,说不定还能和鬼商量一下。

能够与时俱进学会狼人杀的鬼魂,在他的心中可和那些无缘无故杀人的厉鬼不同。

很快,再次来到电话便,依旧借助冰柜观察着身后的人影。

见自己停下后对方也没有什么靠近的动作,方才长出一口气,拿起电话。

电话很快拨通,这次他没有抢先开口。

很快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:“你去哪了,我把厕所都找遍了也没有看到你。”

听到凌天的声音,铁相潜提着的心总算放了回去,连忙将自己遇到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

电话中,凌天并没有打断他的话语,直到听完,才着急道:“你就在那等着,我马上到。”

对此,铁相潜自然是连连同意,还不忘催促一下。

放下电话,铁相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笑意。

虽然不知道凌天有什么办法,但在车上聊天的时候他也听凌天和大嘴说起过,曾经救过小明一次。

既然能够救下其他的玩家,那么一定也能救下他来。

脑子里想着被救出后该怎么防范,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。

“铁相潜。”

铁相潜下意识就要回头,目光掠过大门外的时候,身子猛地一顿。

为了观察身后的存在,他一直面对大门站立,根本没有看到人进来,凌天的声音怎么会在自己身后响起。

他看向冰柜,顿时全身一阵冰凉。

身后哪有什么凌天,只有那个恐怖的身影依旧站在他的身后。

“铁相潜,铁相潜。”

身后的呼喊声不绝,铁相潜却一动也不敢动。

是身后的人在故意装出凌天的声音,还是这里有个后门,真正的凌天从后门找了过来。

想了想,他选择了一个最为稳妥的办法。

身子不动,高声叫喊道:“凌天,我在这里。”

喊完之后,他很是忐忑的等待着,喜欢能够听到凌天赶过来的声音。

但事实却让他的心沉入深渊。

他回答后,属于凌天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,反倒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身后。

“好玩吗?我们可以再来一次。”

再来一次,大爷的,把我当猴耍啊。

铁相潜很想回身狠狠打身后的家伙一顿,但他不敢啊。

对方一直没有攻击他,就是因为他没有回头,一但回头,就死定了。

仿佛知道了他的想法,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不回头,那我回头吧。”

你回头,什么意思?

他悄悄的看向冰柜。

冰柜上本来跟在他身后的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背对冰柜,就在他看过去的瞬间,那人影身子不动,头猛地转了180度,和他来了个对视。

那是一张陌生中带着熟悉的脸,但铁相潜哪里还有时间去分辨对方是谁,一声压抑的惊呼后,飞快的移开视线。

他的心怦怦跳动,频率之快,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一般。

我算是回头了吗,我算是回头了吗?

他不敢再转头去看冰柜上的倒影,只能用眼睛的余光关注。

让他诧异的是,冰柜上的倒影竟然消失了,只有他孤零零的站着。

怎么回事?

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,突然觉得视线中出现了什么东西。

将注意力从眼睛的余光中收回,下一刻,他整个人一抖,差点跌坐在地上。

身后的人影来到了他的面前,那陌生又熟悉的脸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就这么望着他。

“啊。”

一声暴喝,铁相潜手中的扫帚带着风声打向对方。

扫帚从那人的身上掠过,如同不受力的虚影。

因为用力过猛,扫帚打在坚硬的地板上,“啪”的一声折断,巨大的震动传来,剩下的半截扫帚从他用力过久而僵硬的手中掉落。

“啊。”

铁相潜没有管掉落在地上的扫帚,他满头大汗的捂着自己的肩膀,明明打的是对方,就在扫帚打在地面的刹那,他的肩膀传来一阵剧痛。

就仿佛那扫帚是打向的他自己。

对面的人影依旧带着诡异的笑容,薄薄的嘴唇张合,属于凌天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,带着焦急:“铁相潜,你没事吧,让你看我,你就看我呗,你看看,现在很疼吧。”

“疼,疼你大爷。”

铁相潜疼得脸都变形了,可就是这剧烈的疼痛让他忽略了恐惧。

完好的右手在收银台上一阵扒拉,一件件小东西被扔向人影。

无数的小物件穿透人影落在远处,每一件东西落地,铁相潜都感觉到一阵痛感,所有落在人影上的攻击,最后都落在他的身上。

终于他停止了动作,因为疼痛不由自主的坐倒在地。

看着面前人影,他喘着粗气摇头:“你赢了。杀了我吧。”

“嘘。”

那人影伸出一根手指,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:“你是自爆的,你知道要怎么自爆吗?”

人影缓缓的在他面前蹲下,手中多出了许多看不明白用途的东西。

人影如同对待自己的爱人一般,温柔的将东西一一分类组装,还不忘给铁相潜介绍。

“你看,我需要先用这把手术刀将你的肚子划开,然后把这个,就是这个,放进你的肚子里面,最后再将你的肚子缝合起来,然后砰的一声,你就可以自爆了,放心,我会很温柔的,不会让你在自爆之前死掉。”

铁相潜听得汗毛倒立,哪里还顾得上身上的疼痛,起身就想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