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陶四喜来到桌边对陶旺生道:“爹,你说的在理,那你就专心帮着姑姑家找人吧。”

????随后她又跟范氏那道:“继母,等会劳烦你多做几张饼让我爹带着做干粮,再用小竹筒装点热水一并带着,这样我爹去找桃花表姐的时候,可以充饥。”

????范氏连连点头,“我先去把锅碗刷洗了就贴饼。”

????陶旺生感激的看了眼范氏,又把欣慰的眼神投向陶四喜。

????“多谢你们这样体谅我。”汉子道。

????他是大舅,亲外甥女丢了,姐姐的天都塌了,又不敢声张,这个时候能求助的只能是娘家人。

????所以,他义不容辞,之前的那些过节和小摩擦,在这种关乎性命存亡的事情面前,都不值得计较了。

????陶四喜笑了笑,对陶旺生道:“其实大姐也是能体谅爹的,除此外她还心疼爹这样受累,只是说话的语气有点急躁,爹别多想。”

????陶旺生点点头,“放心吧,我清楚大兰的性子,她也是个好闺女。”

????陶旺生吃完早饭,回床上躺了两个时辰,临近晌午的时候陶春生便过来了。

????“娘听到没找到人,都快崩溃了,别说烧饭了,我还得服侍她,这上昼脸合眼都不能,真是又累又饿又困啊……”

????听到陶春生这话,陶旺生还能说啥呢?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大嫂烧了晌午饭,在这一块儿吃吧,吃完了暗一起去小王村。”

????“多谢大哥,这有哥嫂真是好,比爹娘还要贴心。”

????陶春生把陶旺生和范氏拍了一通马屁,大喇喇坐下。

????兄弟俩吃完晌午饭就立马动身去了小王村。

????下昼,马氏一个人在屋里抹泪,拿着一根香在灶神爷的画像面前碎碎念着,祈求王桃花能快些找到。

????就在这时候,老葛家来人收账了。

????是葛母,还带着葛大毛。

????“我家男人们都不在家,钱也是他们去筹措的,我一个老婆子啥都不晓得!”马氏抄着手,板着脸道。

????葛母双手叉腰:“期限到了,白纸黑字写的欠债还钱,别以为躲就能躲掉!”

????马氏白了葛母一眼:“没人要赖账,男人们不在家,我一个老婆子没钱。”

????葛母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:“蒙谁呢?你们老陶家的钱可都是你掌管的,男人们不在家肯定也是你给打发出去躲债的,今个我就住你家了,他们不回来我就不走!”

????就这样,马氏躲进了东屋,葛母让葛大毛搬张凳子,坐到了老陶家的院子门口。

????葛母这回改变了法子,不吵也不闹。

????坐在老葛家门口,但凡有人从院门口经过她就要朝人家招手,热情的打招呼。

????“嫂子,出来耍呢?”

????“他叔,下地干活去呢?”

????“大娘,你们可是带孩子遛弯啊?来来来,过来这边坐,我有糖给孩子吃,咱唠会嗑哈……”

????听说有糖给孩子吃,还有磕唠,老妇人赶紧带着孙子过来了。

????“这不是老葛家的那口子嘛?你咋坐在这呀?咋不屋里坐?咋没人招呼你呀?”

????老妇人还没走到院子门口,就抛出了一堆疑问。

????若是搁在从前来别人家走动,人家不招待进屋喝茶,葛母肯定觉得没面子。

????可今个,葛母就巴不得别人都来看看,都来围观。

????“嗨,可别说了,我是过来讨债的,不是走亲戚的啊,讨债可不就这待遇么?”葛母拉长着语调道。